2007年7月6日星期五

文杨先生去了

那几天我很低潮,工作没有了,带病背着一大堆东西勉力回到广州,累到像虚脱一样。那个时候的我,觉得没有比当下更糟糕的事了。
然后,我就看到柳文杨先生去世的消息。自己的种种挫折,比之这样一个人的永诀,不再是一件重要的事了,那个曾经带给我那么多快乐的人,永远的不会再有新的礼物拿出来了。
神啊,还要从我们身边带走多少?
无论从时空纵横,柳文杨之于这个世界,都不算是什么举足轻重的伟人吧,不读科幻文学或者不说汉语的人,大概是不会有什么机会知道这个名字。然而从我还是少年的时代起,这个喜欢讲笑话的男人,就是一种人生境界的象征。懂得幽默的,智慧的男人,是我一直向往的境界。柳文杨在我阅读的文字中,代表了一种独特的风景。温和,睿智,风趣,儒雅,坚定。多少次读他的文章,掩卷而笑,体味到的是温暖,和善,快乐,是各种各样的美好。
然而,这样的一个男人,也在盛年离开了我们的世界。我闭上眼睛,仿佛看到《月亮上的男人》中,那个永远要让大家笑的男人。
永别了,文杨先生,这个世界上从此又少了一种永不再现的温暖与快乐。在我的余生,又少了一种可以期待的美好。世上总会有新的期待,但我仍然要为失去而感伤。

2007年4月4日星期三

Jack Johnson's Never Know

Never Know
I hear this old story before
If people keep appealing for the metaphors
Don't leave much up to the imagination,
So I, wanna give this imagery back
No it just aint so easy like that
So, I turn the page and read the story again
And again and again
It just seems the same, with a diff. name
We're breaking every building
And we're growing
Always guessing

Never knowing
Shocking but we're nothing
We're just moments
We're Clever but we're clueless
We're just human
Amusing but confusing
Were trying but where is this all leading
Never Know

It all happened so much faster
Than you could say disaster
Wanna take a time lapse
And look at it backwards
From the last one
And maybe thats just the answer
That we're after
But after all
We're just a bubble in a boiling pot
Just one breath in a chain of thought
The moments just combusting
Feel certain but we'll never never know
Just seems the same
Give it a diff. name
We're beggin and we're needing
And we're trying and we're breathing

Never knowing
Shocking but we're nothing
We're just moments
We're Clever but we're clueless
We're just human
Amusing but confusing
Helping, we're builign
And we're growing
Never Know

Knock knock on the door to door
Tell ya that the metaphor is better than yours
And you can either sink or swim
Things are looking pretty grim
If you dont believe in what this one feeding
Its got no feeling
So I read it again
And again and again
Just seems the same
Too many different names
Our hearts are strong our hands are weak
We'll always be competing never knowing

Never knowing
Shocking but we're nothing
We're just moments
We're Clever but we're clueless
We're just human
Amusing but confusing
But the truth is
All we got is questions
We'll Never Know
Never Know
Never Know

Mondo Bongo

I was patrolling a Pachinko
Nude noodle model parlor in the Nefarious zone
Hanging out with insects under ducting
The C.I.A was on the phone
Well, such is life

Latino caribo, mondo bongo
The flower looks good in your hair
Latino caribo, mondo bongo
Nobody said it was fair, oh

Latino caribo, mondo bongo
The flower looks good in your hair
Latino caribo, mondo bongo
Nobody said it was fair

Latino caribo, mondo bongo
The flower looks good in your hair
Latino caribo, mondo bongo
Nobody said it was fair

For the Zapatistas I'll rob my sisters
Of all the curtain and lace

Down at the bauxite mine
You get your own uniform
Have lunchtimes off
Take a monorail to your home

Checkmate, baby
God bless us and our home
Where ever we roam
Now take us home, flaquito

Latino caribo, mondo bongo
The flower looks good in your hair
Latino caribo, mondo bongo
Nobody said it was fair
Latino caribo, mondo bongo
The flower looks good in your hair
Latino caribo, mondo bongo
Nobody said it was fair

2007年3月24日星期六

[吾友旧作]这个冬天有点冷

113的故事---这个冬天有点冷

---室外,寒风呼啸,落叶纷飞
---113宿舍,曹雷,小化,东波在宿舍
周刚穿着一件衣领树起来的风衣,风尘仆仆的:"好冷呀!冬天就要到了!"
曹雷:"瞅把你冻的,身体不好就是不行呀!你看看我,怎么就这么热呀!"
东波:"就是,在我们东北,这天还穿短袖呢!"
周刚:"你们两个就吹吧,有种的现在穿着短袖出去呆半个小时,我请你们两个
吃饭!"
曹雷立马脱了毛衣,衬衫:"你说的,别反悔!东波,走!"
东波起床穿上一短袖:"走,正愁今晚的饭呢!"
(两人依次走出宿舍)
(3分钟后,老徐入)
老徐兴冲冲的:"你们宿舍那两个人怎么了?受什么刺激了?这大冷天的穿着短
袖在外边晃荡."
周刚:"没事,热的."
老徐:"我看不像呀,一直跟哪儿哆嗦!"
(曹雷,东波哆嗦着入)
周刚:"呦,回来了,还不到10分钟呢!"
东波:"啊---嚏,老让你请不合适."
周刚:"没事没事,你们哆嗦什么呀!"
曹雷一边穿衣服一边:"热!这叫一个热!受不了呀!"
老徐傻乎乎的:"真的热吗?"
曹雷:"身体好呀,没办法!"
周刚:"那你穿什么衣服呀?"
曹雷:"你看看,大家都穿着毛衣,我怎么能脱离群众呢,我已经够突出的了!"
周刚冷嘲热讽的:是吗?可惜呀,我想请客都没机会呀!"说着那起饭盆吃饭去了
曹雷一边醒鼻涕,一边跑到小化床前:"小化,你的感冒药呢!给我拿点!"
东波:"啊---嚏,我也要,啊---嚏!"
小化半开玩笑的:"是感冒药还是中暑药?"
东波:"啊---嚏,别闹了,我快不行了!"
老徐感叹的:"身体这么好也会得病呀!"说完出了宿舍

(几天后的一个中午,曹雷和东波痛苦的又吃又喝着一大堆药;老庞,周刚穿的
很厚在床上看书)
东波:"啊---嚏,都这么长时间了,还不好!"
曹雷:"这天一天比一天冷了,啊---嚏,咱哥俩个还能不能熬过这个冬天呀."
东波:"没事,马上就要给暖气了,到时候就好了!"
曹雷做幻想状:"是呀,暖气,啊---嚏,什么时候才会有呀!"
突然楼道里有人大喊:"来---暖---气---了!"
(曹雷,东波急忙冲向暖气)
曹雷:"谁呀!瞎喊,比冰还凉!"
东波:"也是冻的受不了了,给管理员提个醒!"
(小化穿一棉大衣入)
小化:"诶,怎么咱么宿舍还是这么冷呀?"
曹雷:"是呀!有什么好奇怪的?"
小化:"其它宿舍都有暖气了!"
东波,曹雷一起:"啊!真的."
老庞:"这很正常,暖气传过来要经过时间,你们不要着急吗!"
曹雷:"你看我这样,能不着急吗?"
周刚:"身体好呀,怕什么!"
曹雷:"我不是怕大家冻着吗."
周刚一扯棉大衣领子:"没事,我抗的住,身体好呀,没办法."

(几天以后除周刚外,大家都裹着棉被哆哆嗦嗦的在床上)
周刚穿一件巨大的棉衣开门入:"好冷呀!"
曹雷:"知道冷还不关门!"
小化:"就是,就一点热气都让你放跑了!"
周刚:"还热气!楼道都比咱们宿舍暖和多了!"
曹雷:"老庞,这暖气传的也太慢了吧,怎么都一个星期了还没传到呀!"
老庞:"没事,来的慢,去的也慢呀!到时候就知道好处了,春捂秋冻吗!"
建潮:"别是到明年5月才传到,然后热一个夏天!"
东波:"啊---嚏,就是,应该去管理员哪儿问问,啊--嚏!"
小师:"对,早就该去问!"
周刚:"我现在就去问,看到底怎么回事!"
东波:"快---快去,啊---嚏!"
开昌:"早知道北方的冬天这么冷,我就不到北方来了!"
老庞:"这还不算最冷的时候,也不是很冷的地方,在我们内蒙早就零下二三
十度了!"
东波:"是,家里虽然比这冷,可毕竟有火炕,有双层玻璃!"
曹雷:"最起码,家里的被子比学校多多了!"
(周刚,庞老太太入)
庞老太太:"嗬,是够冷的."摸了摸暖气"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阀门没给你们
开呀,我这就去总闸哪儿给你们看看."
大家:"您快点呀."
曹雷:"我说吗,肯定是暖气的问题."
小化:"咱又没招管暖气的,他想冻死咱们呀!"
东波:"啊---嚏,害我吃了多少药呀!"
(庞老太太入)
庞老太太:"果真你们宿舍的阀门没开,现在开了,应该马上就有了!"
(大家都去摸暖气)
开昌:"是有点热了."
建潮:"你摸的是我的手!"
开昌:"奥,怪不得这么不规则!"
小师:"真热了!"
小化:"是呀,热了热了!"
庞老太太:"行了,这下暖和了,要说你们宿舍的身体可都不错!"
东波:"啊---嚏!这天我以前连毛衣都不穿!"
周刚小声的:"穿的是棉袄."
庞老太太:"有什么情况再向我反映吧!"
大家:"行,行,您慢走."
(庞老太太出了宿舍)
曹雷:"再有情况?!还让不让活了!"
东波:"啊---嚏,再有情况,直接把我送火葬场吧."
小师:"终于有暖气了,走,出去吃一顿."
大家:"对,走!"
(大家一起出宿舍吃饭)

(1个小时后,大家酒足饭饱,满面红光的回到楼里)
曹雷:"呦,哪儿来这么多水呀!"
东波幸灾乐祸的:"啊---嚏,肯定是有宿舍的暖气漏了!"
小化:"再多漏点,可以在楼道里滑冰了!"
小师:"那感情好玩呀!"
周刚:"你们也不怕摔着!"
开昌:"这不对吧!怎么越到咱么宿舍,水越多呀!"
(大家赶紧开门,一幅水漫金山的景象,暖气像抽水机一样不停的工作)
(众人慌乱的搬东西,扫水;周刚去找庞老太太)
(几分中后,水停了,大家都瘫倒在床上,宿舍理乱七八糟;庞老太太入)
庞老太太:"我想起来了,你们宿舍的暖气有毛病,所以没开始给你们开."
曹雷:"什么时候能修好呀?"
庞老太太:"哎呀,这可不好说了,修暖气的人已经走了,恐怕要等到明
年了."
大家:"明年!?"
庞老太太:"小伙子吗,身体又这么好,没问题的,我这就给大家再找些
御寒的东西!"
(门口出现老徐,杨帆张望的脑袋)
老徐:"能滑冰吗?"
杨帆:"怎么这么快就把水停了,好像还不够呀!"
大家愤怒的:"去,去,一边玩去!"
(庞老太太拿一堆花花绿绿的衣服,毯子,毛巾被入)
庞老太太:"这都是去年新疆闹灾的时候大家捐的,车里装不下啦,我就留了
下来,想不到今年派上了用场."说着递给曹雷一件极花的女式棉袄
(在庞老太太指导下,113宿舍全体打扮的像过雪山,草地的红军)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老徐穿一件棉衣美滋滋的坐在曹雷床上;曹雷穿一
件略小的极花的女式棉袄入
曹雷:"我们宿舍人呢?"
老徐:"都嫌太冷,在我们宿舍呢!"
曹雷:"那你怎么在这儿?"
老徐:"我新买了一件棉衣,你们宿舍比外边可冷多了,我穿着过来试试,要是在
你们宿舍都抗的住,出去就更没问题了!"
曹雷:"啊---嚏!你先试着,我也去你们宿舍看看."

(圣诞节将至,学校里的同学们都一派喜气洋洋,忙着过节,113宿舍却越来越冷)
---大雪纷飞的圣诞夜,午夜钟声敲响了
小化:"好冷呀!我受不了了."说着从床上下来,跑到曹雷的床上,"来,
挤一挤,体温取暖吗!"
东波:"啊---嚏,我也来!"也抱着被子跑到曹雷床上
(小师,开昌,建潮,老庞,周刚也都挤了过来,八个人哆哆嗦嗦的挤在曹雷床上)
建潮:"好冷呀!"顺手拿起床头的一合火柴,划着了一根,"烤烤火吧!"
小师直直的看着火柴:"啊---嚏,我看到了,好多,好多,有长的,有短的,有红的,
有绿的,有方的,有圆的,全是暖气片,冒着热气,多好呀!"火柴灭了
(建潮又点燃一根火柴)
小化直直的看着火柴:"啊---嚏,我看到了,是夏天最热的时候,咱们都穿着棉袄,
戴着棉帽子,脸上全是汗,好幸福呀!"火柴又灭了
(建潮又点燃一根火柴)
曹雷直直的看着火柴:"啊---嚏!我看到了,是咱们,全都得了肺炎,躺在医院的
床上,没几天日子了... ..."
其它人一起吹灭了火柴,大声的:"啊-----嚏!睡觉!"




本集完

[吾友旧作]电话风波

113的故事---电话风波

---113宿舍;某一个没课的上午
(大家都在忙着自己的事)
(小师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
小化:"干吗呢,忙忙叨叨的."
小师兴奋的:"知道吗?咱们楼要装电话了!"
曹雷:"咱们楼不是本来就有电话吗?"
小师:"不是,是每个宿舍都要装."
曹雷:"真的?那可太好了!以后打电话就不用那么麻烦了!"
周刚:"哎呦,你看看,进了211工程就是不一样,一下就加快建设步伐了."
东波:"你听谁说的呀?有谱没谱呀!"
小师:"他们都这么说."
东波:"是,学校一直这么说,我老乡,现在研究生都快毕业了,他上大一的时候就说
要装."
小化:"就是,咱们学校说什么能实现呀,上个月还说装电视呢,到现在也没动静了!"
老庞:"你呀,总是瞎听瞎传!"
小师:"我看这次好像不是传闻."
建潮:"你看,你一看就更坏了,你说你看准过什么呀!"
开昌:"就是,你上次看见一废纸片告诉我是100块钱,我是遇墙翻墙,遇河过河,在5
级大风里足足追出10多里,结果不但没捡着钱,还把腿给碰了,追的时候还没什么
感觉,回来时候可是逆风,我拖着一条伤腿,哎,我容易吗我!"
(大家大笑)
小师:"是,我是看错了,想告诉你的时候你都出去一百多米了,我在风里狂喊,你是
楞装没听见,而且还越跑越快!"
开昌:"我不是怕被你捡着吗!"
(大家又笑)
东波:"你说什么时候能装上吧."
小师心虚的:"我想应该就这几天吧,最远也就是这月底,当然了也不排除有特殊情
况可能会到下学期."
东波:"这学期?哪天装上我那天请你吃饭!"
小师:"真的,那好."
东波:"可要是装不上呢?"
小师:"那---那就只能到外面打电话了."
东波:"要是装不上,你就给咱们宿舍装一个,敢赌吗?"
小师自言自语:"你又没说什么时候装."
小师:"赌就赌,谁怕谁呀!"
其它人异口同声:"我也赌!"
小师:"看看,这么多人支持我,群众的眼睛到底是雪亮的."
其它人异口同声:"我们支持东波!"
(门开了,宿舍管理员庞老太太入)
庞老太太:"113宿舍,通知一下,过一会儿装电话,你们把门口这儿收拾一下,就装在
这儿."说完出门离去
小师故意的:"咳嗯---咳嗯!咳嗯---咳嗯!"
周刚:"动作还真快!"
小化:"也该装了,学校也不能总说话不算呀."
建潮:"瞎猫也会碰上死耗子."
老庞:"小师同学的消息,有时候还是满灵的吗!"
曹雷:"我早就说过,小师的话是可信地."
开昌:"你说过吗,我怎么没听见呀?"
曹雷:"你看看你们刚才的样子,我能说出来吗,我是在心里说的,你当然听不见了."
东波小声的:"这不是还没装上呢吗."
(庞老太太带两个安装工人入;五分钟后电话装好;大家围观)
曹雷兴奋的:"你们看看,真不错,还有颜色的呢!"
周刚:"呦,上面还有按建呢!"
开昌拿起电话听:"嘿,还有声呢!"
建潮:"我听听,我听听."
东波不屑的:"你们都没见过电话呀!"
小化笑眯眯的:"没在宿舍里见过."
小师:"别看了,别看了,以后这就是咱们宿舍的了,看的机会还多着呢,我现在有
点饿了,咱们哪儿吃呀,刚才好像有人和我打赌来着,非要请我吃饭!"
东波:"请就请,不就一顿饭吗!"
曹雷:"就是,装上电话了,吃一顿也是应该的,就算我们大家请小师了."
(大家一起出去吃饭)

---两天后的一个上午,老庞独自一人在宿舍里看书,时不时看一眼电话
(曹雷,小化拿一篮球入)
曹雷:"老庞,等电话呢,有我的吗?"
小化:"有我的吗?"
老庞不耐烦的:"没有,没有,谁的也没有,这电话都装了两天了,就没响过!"
曹雷:"不可能呀,不会是电话有毛病吧?"
小化:"不会吧,打出去的时候挺灵的."
曹雷:"不行,我得打个电话问问."
(曹雷手里玩着篮球走到电话机旁边,按下免提,拨了几个号码)
一个甜美的女声:您好!这里是校园电话故障中心."
曹雷:"我们宿舍的电话好像有点问题."
女声:"请您具体说明一下故障情况."
曹雷:"我们宿舍的电话铃总是不响."
女声:"那可能是没有人给你们宿舍打电话."
曹雷:"不可能呀!我是谁呀!应该一装电话就有许多暗恋我的女生给我打匿名
电话呀!"
女声:"可能她们还不知道您的电话号码."
曹雷:"我已经都泄露出去了呀.肯定是电话的毛病!'"
女声:"对不起,您所说的问题不属于我们的工作范围,请您到心理诊所咨询!"
曹雷愤怒的:"嘿!你什么意思呀你!你到底管不管?"
女声沉默了一会儿:"请问您的电话号码?"
曹雷:"8634042."
女声:"好的,我们会尽快为您排除故障的."
曹雷挂掉电话,自言自语:"肯定是电话的问题!"
小化:"我想也是,要不也不会没我的电话!"
(门开了,建潮一个人拿着几本书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建潮:"有我电话吗?有我电话吗?"
曹雷:"你这么忙忙叨叨的干什么呢?"
建潮看了一眼手表:"我去图书馆了,就11分45秒,生怕这时间有我的电话,这不
是急着赶回来了吗!"
小化:"白赶了,没有."
建潮:"不可能呀,是不是电话出了什么问题,我得问问!"
曹雷:"我刚给故障台打过电话,说会尽快解决的!"
(门开了,小师,开昌,东波入)
小师:"呦!哥儿几个,还等电话呢,我的电话还没来,怎么可能有你们的电话呢!"
(没人理他)
小师:"真没我电话呀?"
东波:"你看你,老问,该有就有,该没有怎么都没有,你看我从来不问,要是有我的电
话,他们能不告诉我吗?"
(没人理他)
东波小声的问曹雷:"真没我的电话?"
曹雷:"没有,谁的都没有!"
小师:"不可能呀!是不是电话有问题呀,我得问问."
曹雷:"我刚给故障台打过电话,说会尽快解决的!"
(大家都找个地方坐下无精打采的等电话;一段时间后,周刚拎一包兴冲冲的进来)
周刚把包仍在床上,刚要说话,大家异口同声的:"没你的电话,谁的电话也没有."
周刚一脸失望,走到电话机旁,刚按下免提键,大家异口同声的:"已经给故障台打过
电话了,会尽快解决的."
(周刚无奈的挂了电话,也找个地方坐了下来;一段时间后,突然一阵铃声)
大家飞快的奔向电话,小师刚要拿起,小化:"是我的表!"
大家:"哎!"
东波:"都12点了,该吃饭了."
小化:"对,走,一起吃饭去."
建潮:"就是,装了电话又没电话,走喝酒去."
小师:"要不然你们去吧,可能有我电话!"
东波:"要真是重要的电话,还会再打的."
曹雷:"就是,一块儿去吧,一会儿就回来了!"
小师恋恋不舍:"走吧!"
(大家一起出去吃午饭了;宿舍的电话铃狂响)

---40分钟后,113宿舍门口,开昌手忙脚乱的开门,突然电话铃响了起来
曹雷:"快点开,我的电话!"
小师:"你怎么知道是你的,肯定是我的电话!"
东波:"别吵了,接了不就知道了吗!"
小化:"就是,快点开!"
(门开了,大家一涌而入;东波抢先按了免提)
东波:"喂,您好."
一个甜美的女声:"这里是校园电话故障台,我们很高兴的通知您,您的电话没有任何
问题,嘀---嘀."电话挂掉了
小师:"没电话最好,正好可以踏踏实实的睡个午觉."
老庞:"对,把电话线拔了睡觉."
小师:"别,万一中午有我的电话呢!"
东波:"拔什么拔,反正也不可能有!"
(大家纷纷睡下)
(大家都睡的正香;电话突然响起)
离电话最近的曹雷睡眼朦胧的去接电话:"喂---在,等会儿啊."
(大家都起身注视着曹雷)
曹雷扫视了大家一周想了想,继续听电话:"我就是呀!"
(大家都倒在床上)



本集完

[吾友旧作]早锻炼

113的故事---早锻炼
---113宿舍,熄灯前
老庞:"明天都早点起."
(其他人纷纷注意老庞.)
建潮从床上探出头:"为什么?"
曹雷:"今天班干部开会了,现在早锻炼去的人太少了,明天系里要检查,大
家都要去!"
周刚感叹:"真是,没想到大学也管的挺严的!"
小化:"不会吧!这难度也太大了,已经好久没有在10点以前起了!"
小师:"是呀!别说早锻炼了,就是第一节课也没上过几回!"
老庞:"不去也行,就等着沙鹏来把你揪起来吧!"
小师:"啊!那我还是去吧!"
曹雷:"我有一个主意,大家都能按时起来!"
大家把注意力集中在曹雷身上
曹雷得意的:"咱们通宵打牌,明天早上早锻炼完了再睡!"
大家不屑:"咳!"
小师:"这也叫主意."
建潮:"通宵完了再锻炼,你是不是想让我们都英年早逝!"
东波:"我还就不信了,明天早上谁也别叫我,我就等着老沙了!"
开昌不怀好意的笑:"酷,你太酷了,大家都别叫他!"
小化一边给表上闹铃一边说:"我表的闹铃不会影响你吧!"
东波:"一般小于100分贝对我的睡觉都没什么影响!"
开昌无知的:"什么是分贝呀?"
东波:"文盲!就是一重型推土机在你耳边轰鸣时的音量."
大家恍然大悟:"哦!"
东波自言自语:"一屋文盲!"

---灯灭了
大家:"熄灯了,睡了,睡了."
(东波拿出一蜡烛点上)
开昌:"你真不睡呀!"
东波:"我是谁呀!我明早还要等老沙呢!"
(过了不知多长时间)
开昌翻了一身,发现蜡烛还亮着:"还没睡呢?!"
东波看了看书架上的表:"刚一点,还早呢!"

---第二天早上,天还黑着,宿舍的灯亮了
(老庞和周刚起床出去锻炼了;小化的表响了,大家纷纷翻身,待小化把闹铃
关掉后继续睡)
门轻轻的开了,沙鹏愤怒的走了进来,走到曹雷的床边,轻轻的在他的肩膀上
拍了两下,曹雷一睁眼,看到沙鹏愤怒的脸,大喊一声:"沙老师!"猛地坐了起
来,头撞到了上铺的床板上,大家听到曹雷的大叫,纷纷以最快的速度穿衣起
床.
沙鹏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一副教导的口气:"都七点了,你们还不起,不知道系
里要求大家要参加早锻炼吗!"
大家有点谄媚的:"我们这就去早锻炼!"
沙鹏:"那你们不吃早饭了?"
大家言不由衷的:"我们正减肥呢!"
沙鹏打量了一下骨瘦如柴的大家,突然发现还睡的正香的东波,走了过去.
大家七手八脚的:"东波,东波,起了,起了."
东波翻了一身猛地推开大家的手,一脸不乐意:"谁也别叫我,我还等老沙呢!"
沙鹏做了一个手势,示意自己去叫.
大家见状:"沙老师,我们先去锻炼了."鱼贯走出宿舍.

---大约半小时后,大家锻炼完毕回到宿舍,发现东波穿戴整齐坐在床上.
曹雷:"是你自己穿的衣服吗?"
开昌:"还真等着了,运气不错!"
东波花容失色的:"沙鹏还真来了."
老庞:"昨天晚上我都说了你不信."
东波埋怨的:"你们怎么不叫我呢!!"
小师:"还没叫呀!刚才叫你时候你打我打的那叫疼,现在活动还不便呢!"
小化抚摸东波的脸十分变态的:"你没事吧!吓死我了!"
大家笑.
建潮:"走,上课去,好久没上过第一节课了!"
曹雷:"是呀是呀!第一节什么课呀!"
老庞生气的:"都快半学期了,连第一节是什么课都不知道!英语!"
小化:"英语老师长什么样来着?"
老庞:"看了你不就知道了!"
大家拿起书包,拽起失去知觉的东波去上课.

---系团总支办公室
(沙鹏趴在办公桌上睡觉)
毛国梁:"沙老师,沙老师,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呀?"
沙鹏抬起头:"没有,没有,好久没在10点以前起过床了,太困了!"

---113宿舍熄灯前
小化:"英语老师长的什么样呀?谁看见了,我英语课一直没醒."
曹雷:"没见着,我也睡着呢."
建潮:"听说是一女的."
小师:"是吗,漂亮吗?"
开昌:"还行!"
小师:"真的!下节课我一定好好听!"
---灯灭了
开昌:"东波,不看书了!"
曹雷:"就是,还要等老沙呢!"
大家笑
东波:"今天我可不装了,实在太恐怖了!"
大家又笑

---第三天清晨,天还没亮,宿舍的灯亮了
(大家十分迅速的穿好衣服,起床;东波依旧在床上睡着)
小师过去推东波:"起了,起了!"
(东波推开小师,继续睡)
开昌又叫东波:"起了,起了!"
(东波依旧睡)
曹雷故意大声的:"沙老师好!"
东波极为迅速的坐起,头撞到上铺的床板上,一脸惊恐的:"哪儿呢?
哪儿呢?"
大家笑


本集完

[吾友旧作]打牌

113的故事---打牌

---113宿舍;某个星期五的晚上
(东波坐在桌子上,开昌坐在他的床上,小师,曹雷站着在打牌,脸上全都贴满纸
条;小化,建潮躺在自己床上观看,脸上也贴着纸条)
东波:"拱猪!"
曹雷甩出一张小牌:"让你拱!"
小师甩出一张小牌:"让你拱!"
开昌甩出一张小牌:"让你拱!"
东波:"拱猪!"
大家纷纷又甩出一张小牌:"让你拱!"
东波:"还是我大,我再拱,我就不信猪这么结实!"
(大家纷纷甩出最后一张黑桃,只有猪没下.)
东波:"就剩独猪了!还我大!"
(门开了,老庞,周刚拿着书下自习回来)
周刚惊讶的:"还没散呢!你们是不是想打破那个急你死世界纪录呀!"
老庞:"你说你们整天这么打有什么意思呀!就贴个纸条,无聊!"
曹雷:"对,不能光贴纸条,得赌点什么!"
东波:"来呗.谁怕谁呀!"
小师:"要不然这把谁输了,谁去买午饭,我实在撑不住了!"
开昌:"建潮,小化你们两个别休息了,一起打,谁输了谁去买吃的."
小化起身下床:"六个人能玩吗?"
东波:"别说六个人,六十个人也能玩!"
小师恋恋不舍:"可惜,我这把牌多好呀!"
建潮对小师:"说你呢!别打了,重玩!"
(大家重新洗牌,六个人玩;老庞在小师边上看;只有周刚在忙自己的事)
老庞:"别出这张,这张都绝了,出这张!"
小师:"这张好像开昌也没了."
老庞:"听我的没错,肯定有人有,就出这张."边说边抽出小师手里的牌扔了出去
开昌:"哈哈,老庞指点的好,贴猪!"
小化:"哈哈,不好意思了,贴变!"
东波:"那我也不好意思了,贴个红吧!"
曹雷:"贴红!"
建潮:"不好意思,我比你小!"
曹雷:"这一把好像就够了!"
小师:"你看,我说出这张吧!"
老庞:"你出那张都是死!"
东波:"去,卖吃的去."
小化:"快去,都饿死了."
小师:"都要什么,快说,说慢了就不管了!"
(大家纷纷报出,经过统计)
小师:"10包方便面,6个茶鸡蛋,3个火腿肠,4袋饼干,还有没有,东波你要不要啊?"
东波:"我要4包方便面,2个鸡蛋,2袋饼干,2包咸菜,再拿2个饼,还要两个蜡烛."
建潮:"你吃这么多!"
东波:"傻,明天不上课还打不打了.到是候还吃不吃了,今天趁有人买赶紧先买出
来!"
建潮:"聪明,我的加倍."
曹雷:"我也加倍."
小化:"多买两包方便面!"
小师:"别!我也没吃呢.你们想累死我呀!我一个人可拿不了.老庞你陪我去,我输
完全是你的责任!"说罢拉起老庞出了宿舍
(过了半个小时)
开昌:"怎么还不回来,是不是小师自己先吃上了."
曹雷:"对,得派一个人出去找找."
建潮:"再打一局,输的出去找."
东波:"来,来,快点,还是一把定输赢!"
(大家再战)
东波:"我去,我去."
(又过了15分钟)
曹雷:"不对呀!怎么一个一个全都是肉包子打狗呀!"
建潮:"再来一把!"
(大家再战)
建潮:"那我就去了!"
开昌:"你快点."
(又过了15分钟)
曹雷捂着肚子:"小化,咱俩就别打了,直接出去吃吧,我真扛不住了!"
小化捂着肚子:"我也是,现在只有牛肉面才能救我!"
(两个人捂着肚子出了宿舍)
(过了半小时,大家一起回来)
小师:"你看你们,不是说让我买回来吗,还都去接我,太客气了吧!早知道还不如
开始的时候大家一起去呢."
曹雷:"等你回来,等你回来收尸呀!"
小师:"看来,我故意输是对了."
东波:"我故意输也对了!"
曹雷:"建潮,开昌你们都是故意输的?"
建潮:"不好意思."
开昌:"嘻嘻,才看出来呀."
曹雷:"那你们俩个就直接叫我和小化出去不就行了!"
建潮:"我们被小师和东波给涮了,不涮别人心里多不平衡呀!"
曹雷对小化:"合着就咱俩傻!"
小化:"我本来也想再打一局故意输的,可你叫我一起出去,我没好意思再和你打!"
曹雷气愤的:"太过分了,明天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小师:"就是,睡觉,睡觉,明天还得打牌呢!"
(大家纷纷睡下)

---星期六一早刚来电,大家又战在一起
(伟华推门而入)
伟华:"呦,打牌呢!"
曹雷:"班长,今儿是周末,可以打吧!"
伟华:"可以,我没说不行呀!"
建潮:"要不要一起打两把!"
伟华:"不用了,你们玩吧,我还有事呢.九点的时候,你们宿舍派一个人到系里小教
室开一个会."
小师:"什么事呀?"
伟华:"去了你就知道了,我还要去通知别的宿舍呢.你们别忘了!"
东波:"老庞,周刚你们两个选一个去吧."
周刚:"为什么呀!我还要去上自习呢!"
老庞:"我也不去,我还要去图书馆呢!"
开昌:"没看我们都忙着呢.周刚你去,上自习又不是什么正事!"
周刚生气的:"打牌就是正事了,我就不去!"
东波看了一下表:"要不这样,还有十分钟才到9点呢,咱们八个打一把,谁输了谁
去!"
周刚兴奋的来到桌子前:"我不打,我又不会!"
东波:"不打就去开会,老庞你打不打?"
老庞:"来呗,谁怕谁呀!"
周刚:"你们可得让着我点!"
小化:"八个人打行吗?"
东波:"八十个人打都行!"
(大家开战)
小化:"周刚你快点,打牌还是算命呀!"
开昌:"就是,开会该来不及了."
东波:"没事,哪次开会准时过,九点半能开上就不错了!"
(十分钟后)
开昌:"周刚你也太慢了,打一张就考虑几分钟!"
周刚:"我不会玩吗,我要好好考虑!"
(伟华进)
伟华生气的:"不是说9点开会吗.你们怎么还打牌?"
曹雷:"最后一把,决定谁去开会呢!"
东波:"有人去了吗?"
伟华无奈的:"我这不回来叫人吗!你们快点,我还要去别的宿舍!"
东波:"知道了,你先去叫别的宿舍吧!"
(十分钟后)
开昌:"哈哈,周刚去开会!"
周刚:"不算,我不会玩!"
建潮:"不行,不能赖皮!"
周刚:"我第一次玩,你们不是欺负我吗?"
东波:"再来最后一把,周刚你出快点!"
周刚一边洗牌一边兴奋的:"行,打牌还挺有意思的!"
(大家又战十分钟,电话铃响,小师去接)
小师:"喂---奥,伟华呀---马上就去."
曹雷:"快点,快点!"
小师:"星期六都不让人过踏实了."
(十分钟后)
开昌:"哈哈,小师去!"
曹雷幸灾乐祸的:"今天不会又故意输吧!"
小师:"不行,不算,我状态还没来呢,再来一把!"
小化:"正因为你状态还没来,所以才坚持了这么长时间."
东波:"快去吧,等你回来继续呢."
小师:"去就去!"
(小师刚一开门,伟华拿一地图走了进来)
伟华:"你们宿舍怎么回事,就你们宿舍没去开会!"
老庞指着小师:"我告诉你,就是这个家伙不去!"
小师:"现在走吧."
伟华:"不用去了,会都开完了!"
东波:"什么事呀?"
伟华在桌子上展开地图:"明天要上山劳动,刚才分配了一下任务!"
曹雷:"完了,明天又不能打牌了."
建潮:"怎么不能,可以在山上打吗!"
老庞:"我们宿舍是哪一块呀?"
伟华一指地图上最大的部分:"就这儿."
小化:"不会吧,这么大!"
伟华:"大虽然大一点,但是是最矮的一块,就在山脚下比其它宿舍的矮好多.
再说,谁让你们宿舍开会不去的,就剩这一块了."
开昌:"那也没办法了.就这块吧!"
伟华:"记好了,明天就干好自己宿舍的任务,干完了就可以回了!"
东波:"行了,知道了.继续吧!"
曹雷:"就是,打牌打牌!"
(又战了一天)

---星期天一早,大家都是一身短打,背着书包,一副野炊的样子
曹雷:"今天不错,是野外打牌的好日子!"
小化:"就是,系里真会安排!"
老庞:"都准备好了吧,大家出发吧!"
开昌:"带牌了吧?"
建潮:"你放心,不带吃的也得带牌呀!"
(大家愉快的出发了)

---星期天傍晚,天已擦黑
(大家一个个灰头土脸,筋疲力竭的回到宿舍)
曹雷气氛的:"简直不把咱们当人呀!"
小化:"就是,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地,那地图比例也差太多了,比其它宿舍大了
十几倍."
东波:"还不给咱们宿舍分配女生."
(伟华一副刚洗完澡的样子入113宿舍)
伟华:"回来了,今天辛苦大家了."
建潮:"伟华你也太狠了,你就告诉我们那块地在山脚下,你怎么不说要先到山顶上
拿铁锹,劳动完了还要到山顶上还铁锹呀,今儿这一劳动我们比其它宿舍多干好多
活不算,还多爬山两次山!"
伟华假笑:"这个情况吗,我也不太了解,下次我会注意的!"
小师:"就先别下次了,现在还能洗澡吗?"
伟华:"我出来的时候就停了,不过还能打水,你们赶紧去打几壶水,回来洗洗吧,我先
回去吃饭了."
曹雷:"对,今天谁值日,快去打水!"
大家想了一会儿,异口同声:"你---!"
曹雷:"不行,太不公平了,我今天也是拼死拼活的松了一天土,我要求值日延期!"
小师:"可现在一点水也没了!怎么过呀?"
曹雷拿起扑克牌:"打牌,谁输了谁去!"
(大家都倒在床上,每人响应)
曹雷:"不打牌,就去打水."
(大家硬撑着爬起)
(一个小时候)
开昌:"哈哈小师又输了,去打水!"
曹雷:"现在状态不错吗!"
小师看了一下表:"哈哈,都8点半了,水房都关了,不用去了!"
小化:"那去借水!"
小师:"刚才说打水,又没说借水,要借水,再打,谁输了谁去借."
(大家又战n回合)
开昌高兴的:"哈哈!小师又输了!"
曹雷:"完全进入状态了!"
(突然灯灭了)
小师:"哈哈,熄灯了,其它宿舍都睡了,我也不用借了!"
小化:"傻人有傻福."
曹雷回到床上躺下:"算了,别借了,借回来我也没力气洗了.建潮,今天上山剩下的吃
的呢?"
大家:"对呀,饿死了!"
建潮:"今天太累了,为了减轻负重我把吃的全扔了!"
曹雷:"少骗我,你包里是什么东西呀!"
建潮:"你吃吗?全是牌!"
大家:"啊---!"




本集完

[吾友旧作]小偷

<<113的故事>>---小偷

---113宿舍
---后两节没课的一个上午.
(小师拿着一个鞋盒子一脸的兴奋走进宿舍,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他手里的鞋盒.)
小化:"呦!买回来了."边说边从床上爬了下来.
(小师从鞋盒里拿出新鞋,坐在东波床上和自己的脚比划)
小师:"买了,看看怎么样!"
曹雷:"我看看,我看看."(放下手里的吉它向小师走去)
(老庞依旧在床上看书,好像对此类事情不太感兴趣)
周刚:"让我看看."(丛书架上的眼睛盒里拿出眼睛戴上)
小化拿起一只:"呦!还是nike呢!多少钱?"
小师:"你猜."
曹雷从小师手里抢走另外一只:"看着还行,让我试试."
(说罢,就坐在东波床上,准备换上)
小化翻来覆去的端详:"我也试试"
小师一把从曹雷手里抢过鞋:"算了吧,我还没穿呢!你穿小,别再给我撑坏了,
再说你这星期洗脚了吗?"
曹雷一脸不乐意:"不让试算了,是真的吗?"
小师:"当然(大声)-------(变小声)不是真的了,真的好几百块钱,我买的起
吗!"
小化:我早看出来了,又是东批买的吧."
一直在床上看的周刚:"给我看看,给我看看."(没人理他)
此时门"砰"的一声被踢开,东波,建潮依次而入;老庞探出头来看了一眼,继
续看他的书.
东波看到一堆人在他的床上坐着,故意大声:"干嘛呢,干嘛呢!起来,起来!"
建潮也跟着起哄:"起来,起来!"
东波,建潮看到了新鞋,一人拿了一只.
东波:"刚买的?多少钱?"
建潮:"39的,我穿正好,我先穿了."
小师:"你猜!"
东波:"50?"
小师一把拿回东波手里的鞋:"50!我给你50你给我买一双去!"
东波:"最多70!"
建潮:"这可是nike,不止吧!"
小师:"还是建潮识货."
建潮:"得71!"
小师又一把抢回建潮手中的鞋:"你也是一个不懂."
小师:"开价200呢!我最后砍到85."
东波:"肯定能砍到70,你不会砍!我先试试,要好我也买一双,打球穿."
(说完,就直接换上了;小师想栏,东波换得太快,没拦住,只好看着东波穿上)
东波一边跳,一边仔细看脚上的新鞋:"底儿还行,就是不知道结实不结实."
(门又"吱"的一声开了,大家的注意力转移到了门外;开昌不紧不慢的走了进
来)
开昌一只手捂着嘴作文雅状,幸灾乐祸的大笑:"哈哈......,114被偷了!"
大家异口同声:"啊!"
曹雷:"真的假的!什么时候呀?"
小化:"都丢什么了?"
开昌:"就前两节上英语课的时候,单放机,衣服,书包,能拿的都拿走了,丢
了好多东西!"
(大家纷纷夺门而出到114看热闹兼慰问)
小师一把拽住东波:"先把我鞋给我."
东波匆忙换下鞋冲了出去,在楼道里大喊:"抓-小-偷-了!"
(只有老庞无动于衷,继续在床上看书;小师继续欣赏新鞋)
开昌:"你的新鞋一定要看好,可别被偷了!"
小师:"我只要出门就穿它,我不信有谁能偷的走!"
开昌不怀好意的笑:"就怕是女小偷,先把你骗的脱了鞋!"
小师做幻想状,自言自语:"真的?就怕碰不到这样的小偷?"


---午饭时间,曹雷,小化,老庞,建潮,小师端着饭缸在桌边吃饭.东波,开昌刚
吃完饭在各自床上瞎忙.
周刚拿着一个刚刷完的饭盆走了进来:"真没想到,大学里还有这种事!"
老庞一付教育大家的口气:"我告诉你,这根本不算什么!大学就像社会一样,什
么事都有."
周刚放下饭盆,从兜里拿出一把新锁,走到自己的抽屉前:"以后可得小心一点!"
东波:"锁它,根本没用!小偷来了,专偷带锁的."
建潮猛吃一口,含含糊糊:"没错!你看我从来没锁过,也没丢过东西.你一锁小偷以
为你的抽屉里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呢."
(周刚犹豫了一下,还是锁上了)
曹雷:"我决定了,为了大家的安全,以后上课我就不去了,给大家看家."
东波:"没事,你去吧!有我呢!"
小化:"本来小偷是准备偷咱们宿舍的,多亏我英语课没去,以后还是我继续看家
吧."
开昌:"你们都不去上课,那考试呢?"
曹雷:"考试我也就不亲自参加了!考试的时候也有小偷呀!你们就多替我答一份
吧,我也要求不高,上80就行了!明年拿了奖学金,我请大家吃饭!"
开昌:"啊!80!还不高!你以前考试上过70吗?"
曹雷:"怎没上过呀,看不起人是不是?体育我年年得70!"
开昌:"体育?体育有下70的吗?只要每节课都去,最低给70!"
曹雷:"我这学期不是要改头换面吗!我要是每节课都听90也打不住呀!"
小师:"行,那你就别去了!你的考试包我身上了!"
曹雷想了想:"别!我还是去吧,万一你考试的时候都不管我怎么办?再说你的水
平我也不放心.自己能不能过还不一定呢!我还是听听得90吧!"
小师:"没事!大家都去吧!我就不信有人敢偷咱们宿舍!要是让我碰见了,我让他
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东波:"就你这体格,要是小偷碰到了你,就改抢劫了!"
(大家笑)
开昌:"说不定是强奸!"
(大家又笑)
老庞拿着饭盆要出去刷,走到小师面前:"对,你要特别注意,说不定小偷就是要
偷你的新鞋."
小师:"我还就不信了,我就到哪儿都穿着,就睡觉时候脱,谁要是能把它偷走,我
给他买双新的!"
大家兴奋:"真的?!"
小师望了望大家:"除了你们."
(除周刚大家做失落状)
此时杨帆拿着一杯子走了进来:"借杯水."
小化:"连你们宿舍的都开始不打水了,不是号称最勤劳的宿舍吗!"
杨帆边倒边说:"不是不打,壶都丢了,拿什么打呀!"
大家笑
曹雷:"不会吧!太夸张了,连水壶都拿,这小偷也太不开眼了!"
杨帆:"是呀!可怜我的西服呀,买了半年多我都没舍得洗,昨天好不容易下决心
给洗了,今天还没干呢,就丢了,早知道就不洗了!"
曹雷:"看来不洗衣服是预防被偷的好办法,终于找到理由了!看来小偷也不是
一无是处."
杨帆:"你是不知道,这个小偷特可气,他偷了单放机也就算了,还留了一纸条说
电池没电,下次要注意,还说听的磁带太没品位!
大家笑
东波:"也是,你们宿舍是没什么品位!"
杨帆:"对,你们宿舍有品位,正合小偷胃口."说罢转身离去
小师打了一个哈欠,略带困意:"不说了,不说了,睡觉,下午还有课呢!"
(大家纷纷刷完饭盆回来睡觉)

---中午一点半左右,楼道里十分寂静,一个小偷模样的人挨屋轻轻的推门,推倒
113的时候门轻轻的开了.他向里张望了一下,发现大家都以睡着,顺着门缝钻了
进来,坐到曹雷的床上.换上曹雷的鞋,站起来走了两步,用手按了按脚尖,明显大.
又坐回曹雷的床,换上自己的鞋.拿起曹雷的鞋闻了闻,面露痛苦状.继续学摸屋
里其他东西.
突然,小师翻了一个身,面冲曹雷的床,迷迷糊糊看到一个人影坐在床边:"还没睡
呢?"
小偷胆战心惊的:"嗯."
小师:"我可不管你了,我继续睡了."说完,翻了一身继续睡了.
小偷双手按胸,小声的:"谢天谢地!"
(突然,小偷看到了小师的新鞋,眼前一亮;从曹雷床走到东波床上坐下,拿起小师
的鞋)
小偷小声的自言自语:"呵!还是nike呢!"
(小偷换上,站起来走了两步又低头看看)
小偷一脸高兴:"还真合适."
突然,小师又翻了个身,梦呓到:"看谁能偷走我的鞋!"
小偷一下瘫倒,过了半分钟发现没有动静,急忙向门边奔,突然想起什么,又回到
东波床边拿起自己的破鞋扬长而去.

---突然一阵急促的铃声,大家纷纷翻身,坐起,揉眼睛
小师从上铺下来,悬在东波床上大喊:"我的鞋呢!"



本集完

[吾友旧作]失恋

---113宿舍的某个晚上,天已黑了
(小师独自一人无精打采的坐在东波床上,面露苦色,时不时声嘶力竭的唱两句
忘情水)
楼道里传来拍篮球的声音
曹雷:"你说为什么天一黑,我投的就准了!"
小化:"你怎么知道天黑以后你投的全进了?"
曹雷得意的:"感觉,我的感觉!一个天才的感觉!"
小化:"为什么我感觉你的投篮全没进?"
曹雷:"因为你不是天才!"
小化:"你就是樱木花道那种天才!天黑和刮大风的时候你总是投的很准!"
(小化和曹雷推门而入,看到躺在床上愁眉苦脸的小师)
曹雷:"你怎么了?"
小化幸灾乐祸的:"还没看出来,又失恋了?"
小师:"去,去!我是谁呀!有名的大情圣,怎会失恋?我在考虑明天到底和那个女孩
吃饭呢?"
曹雷:"你不是这个月没钱了吗?还请女孩吃饭呀?"
小师:"我和女孩吃饭还用花钱!笑话!"
小化:"有女孩请你吃过饭吗?"
小师:"怎么没有呀?上次杜小丽,你们忘了?"
曹雷:"你天天接送人家家教整整一个月,还自掏了两次打车钱!最后她就请你吃了
一个煎饼果子,看把你高兴的!"
小师:"所以我就把她甩了!"
小化:"好像是人家找到了男朋友吧!"
小师:"切!她跪下来求我当我女朋友,我都不要!"
小化:"看你追女孩子这么辛苦,我就传授你一招吧!"
小师:"你!就你还传授给我,你自己怎么不先找一个呀!"
小化:"我不是没时间吗.再说你看曹雷整天陪着我,我也用不着呀!"
小师:"你不会教我怎么找曹雷这样的吧!"
曹雷:"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小化:"你不听就算了.走,洗脸去."
小师一把拽住小化:"别,你说说!"
小化神秘的轻声的:"带她去打篮球!"
小师:"咳!就这主意."
小化:"不懂了不是.我还要教你怎么打呢!"
曹雷:"就是,你看篮球场上有好多情侣呢,显得特亲密."
小化对曹雷:"你来进攻."
(曹雷一边运球,一边向小化靠近)
小化:"要这样防!"说着把手轻轻放在曹雷肩膀上.
曹雷十分陶醉的:"你的手好有力量!"
小化:"看见了吧!"
曹雷:"我也教你一招."说着扔下篮球,一把向小化的胸抓去"你也可以这样防."
小化拦腰将曹雷抱住,一把按到东波床上"你还可以这样防!"
(两个人在床上大笑)
小化:"学会了吗?"
小师:"我这么文质彬彬的人,怎么能用这么粗野的招数呢!"
曹雷:"不用就算了,走,洗脸去."
小化拿起毛巾和脸盆:"你在想想吧!"
(曹雷和小化刚出宿舍,小师迅速锁上门,拿起电话,拨号)
小师十分紧张的:"喂!请问李小芳在吗."
听电话
小师:"我早就听出来了!你明天有时间吗?"
听电话
小师:"我想约你一起打篮球!"
听电话
小师:"求你了!就这一次,篮球很好玩的!"
听电话
小师:"没关系!我会好好保护你的!"
听电话
小师:"没问题!我替你去劳动!"
听电话
小师:"不见不散!"
(小师一脸得意的打开门)
(曹雷,小化推门而入)
小师大声唱:"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长得好看又善良... ..."
曹雷小声的:"受刺激了."
小化:"不知道,刚才还好好的!"

---第二天下午,篮球场.小师和一个有一对水汪汪大眼镜的女子
小师:"你来进攻我防守!"
李小芳扶了扶眼镜:"不!你来进攻,我防守!"
(小师一边运球,一边象李小芳靠近.突然一个转身,肩膀撞掉了李小芳的眼镜)
李小芳满地摸了半天眼镜,愤怒的:"你!看起来文质彬彬的!没想到却这么粗野!"

---第二天晚上,小师独自一人无精打采的坐在东波床上,面露苦色,时不时声
嘶力竭的唱两句忘情水
(楼道里传来老庞和周刚的对话声)
老庞:"你说为什么我平时做题总是很厉害,考试的时候就不行了?"
周刚:"你怎么知道你都做对了?"
老庞:"感觉!我的感觉,一个天才的感觉!"
周刚:"我怎么觉得你做的不对呀!"
老庞:"因为你不是天才!"
周刚:"对!你是天才!曹雷那种天才!平时什么都行,就考试不行!"
(周刚和小化推门而入,看到躺在床上愁眉苦脸的小师)
周刚:"你怎么了?"
老庞高兴的:"还没看出来,又失恋了?"
小师:"去,去!我是谁呀!有名的大情圣,怎会失恋?我在考虑明天到底和那个女孩
吃饭呢?"
周刚:"你不是这个月没钱了吗?还请女孩吃饭呀?"
小师:"我和女孩吃饭还用花钱!笑话!"
老庞:"有女孩请你吃过饭吗?"
小师:"怎么没有呀?上次张小颖,你们忘了?"
周刚:"你帮人家整整搬了两天的家,人家就给你吃了几个剩包子,看把你高兴的!"
小师:"所以我就把她甩了!"
老庞:"好像是人家找到了男朋友吧!"
小师:"切!她跪下来求我,当我女朋友我都不要!"
老庞:"看你追女孩子这么辛苦,我就传授你一招吧!"
小师:"你!就你还传授给我,你自己怎么不先找一个呀!"
老庞:"我不是没时间吗.再说你看周刚整天陪着我,我也用不着呀!"
小师:"你不会教我怎么找周刚这样的吧!"
周刚:"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老庞:"你不听就算了.走,吃点东西去."
小师一把拽住老庞:"别,你说说!"
老庞神秘的轻声的:"带她去上自习!"
小师:"咳!就这主意."
老庞:"不懂了不是.我还要教你怎么上呢!"
周刚:"就是,你看自习室里有好多情侣呢,显得特亲密."
老庞对周刚温柔的:"同学,能不能给我讲讲这道题."说着把手放到周刚的肩膀上
周刚一把搂住老庞"好吧!我来教你!"
(两个人大笑)
老庞:"学会了吗?"
小师:"我这么有学问人,岂不是显得很无知吗!"
周刚:"不用就算了,走吃东西去."
老庞拿起钱包:"你在想想吧!"
(老庞和周刚刚出宿舍,小师迅速锁上门,拿起电话,拨号)
小师十分紧张的:"喂!请问李小芳在吗."
听电话
小师:"我早就听出来了!今天真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听电话
小师:"对,我也有同感,以后再不打篮球了!"
听电话
小师:"你明天有时间吗?"
听电话
小师:"我想约你一起上自习!"
听电话
小师:"求你了!就这一次,上自习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听电话
小师:"我有好多问题向你请教!"
听电话
小师:"没问题!我帮你去送,不就六十多里地吗!我三轮骑的好着呢!"
听电话
小师:"不见不散!"
(小师一脸得意的打开门)
(老庞,周刚推门而入)
小师大声唱:"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长得好看又善良... ..."
周刚小声的:"受刺激了."
老庞:"不知道,刚才还好好的!"

---第三天上午,自习室,小师和昨天那个女孩
小师:"小芳,我有一道题想你请教."同时向小芳那边靠
小芳往后挪了挪,冷淡的:"写出来吧."
(小师写下了题目,交给小芳)
小芳看了看题,愤怒的:"你!看起来听有学问的,没想到这么无知!先去对面的小学
补补课吧!"说完起身离去

---第三天晚上,小师独自一人无精打采的坐在东波床上,面露苦色,时不时声
嘶力竭的唱两句忘情水
(楼道里传来开昌和东波的对话声)
东波:"你说为什么每次看电影,总有素不相识的女生会看上我!"
开昌:"你怎么知道人家是喜欢上你了?"
东波得意的:"感觉,我的感觉!一个天才的感觉!"
开昌:"为什么我感觉人家的很讨厌你?"
东波:"因为你不是天才!"
开昌:"你就那种天才!总是自作多情,没有一个追得上的!"
(开昌和东波推门而入,看到躺在床上愁眉苦脸的小师)
开昌:"你怎么了?"
东波幸灾乐祸的:"还没看出来,又失恋了?"
小师:"去,去!我是谁呀!有名的大情圣,怎会失恋?我在考虑明天到底和那个女孩
吃饭呢?"
开昌:"你不是这个月没钱了吗?还请女孩吃饭呀?"
小师:"我和女孩吃饭还用花钱!笑话!"
东波:"有女孩请你吃过饭吗?"
小师:"怎么没有呀?上......"
东波打断小师:"除了杜小丽和张小颖."
小师想了又想:"那---还---真---记不起来了!但有两个已经很不错了!"
东波:"但这两个人实在太差,所以你就把她们甩了!"
小师不好意思的:"是她们找到了男朋友了!"
东波:"她们跪下来求你,要当你女朋友,你都不要?"
小师:"跪下来求我,我---还真得考虑一下!总不能不给他们机会吧!"
东波:"那你就等她们跪下来求你吧,我就不传你什么招了!"
小师看着东波,自言自语:"我怎么觉得这些事儿都这么熟呀,好想发生过一样!"
小师:"你自己怎么不先找一个是因为你没时间,而且开昌整天陪着你,你也用不
着是吧!"
东波:"聪明!"
小师:"那我也就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找开昌这样的了!"
开昌:"有自知之明."
小师:我先问问你们两个今晚去干吗了吧."
东波"看电影去了!"
小师:"那我就约她看电影."
东波:"佩服佩服!"
小师小声的:"我说113宿舍怎么都没女朋友呢,一屋子人就这一招!."
东波:"要不要我教你怎么看!"
小师温柔的:"不用了."说着把手轻轻放在东波肩膀上.
东波:"明天演<<本能>>,最适合情侣观看!"
小师:"这片子是不是有点过呀,我这么一高雅的人,会不会让她觉得很下流."
东波:"你怎么这么俗呀,这是艺术!"
小师:"那你们不出去吃点东西,洗洗脸什么的!"
开昌:"我脸又不脏,也不饿."
东波:"我也是.不过要是你非要请我吃瓜子的话,我也不会拒绝的."
小师小声的:"今天的情况好像不对呀!"
小师:"好!我请你们吃瓜子."
(东波和开昌大笑着离开宿舍,小师迅速锁上门,拿起电话,拨号)
小师十分紧张的:"喂!你是李小芳吧."
听电话
小师:"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听电话
小师:"我变聪明了吗?"
听电话
小师:"行,没问题,我请你!"
听电话
小师:"我想约你看电影!"
听电话
小师:"不见不散!"
(小师一脸得意的打开门)
(开昌,东波推门而入,嘴里嗑着瓜子)
小师大声唱:"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
开昌,东波合唱:"长得好看又善良."

---第四天晚上,一电影院内,小师和同一女孩子
(电影院黑了下来,屏幕上出现了几个暴露镜头)
小芳愤怒的:"你!看起来挺高雅的,没想到这么下流!"说完起身离去
小师赶忙追赶:"这是艺术!"
(过了几分钟,小芳回到了原来的座位,手里拿着一雪糕,边吃边看)

---113宿舍,除小师,建潮外都在
(小师冲进宿舍,脸上是悲痛欲绝状;大家都关心的注视着他)
小师:"都怪你们,你们教的招都不灵,在她眼中我已经变成一个粗野,无知,下流的
人,我已经没有希望了."
小化:"没事,还有建潮呢!他可是非常有经验的老手,他一定能帮你的!"
曹雷:"就是,广东鬼子泡妞都行的,一个晚上他就能变成女朋友!"
(此时,门开了,建潮得意洋洋的走了进来,李小芳跟在后面)
小师激动的:"小芳!你怎么来了?"
建潮:"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女朋友李小芳,刚才我去看电影,发现她一个人
坐在那儿,聊了才知道,她也喜欢打篮球,上自习和看电影!"
(小师突然晕了过去)
大家忙扶住小师:"小师,小师!"



本集完

[吾友旧作]做饭

113的故事---做饭

---113宿舍,某个晚上;大家都在吃饭
东波:"呸!这饭怎么吃呀,一口一个沙子!"
开昌:"就是,一两米一两沙子."
建潮:"还不熟!"
老庞:"食堂的饭,这样就不错了,你们还没吃过最差的呢!"
小师:"咳!将就着吃吧,谁让咱们穷呢!你看看人家,有钱就是不一样!"说着从曹雷
的盒饭里夹出一块肉
曹雷赶忙护紧饭盒:"干吗呀你!我每天省呀省,就为了这两顿饭,你还搜刮我!"
小化:"盒饭其实挺贵的,还吃不饱,以后我也得去食堂吃了!"
曹雷:"那我也---还是不能去呀!我是真的吃不下去!"
东波:"又要省钱,又要吃的好,看来只有自己做饭了!"
大家惊异的:"自己做?"
东波:"对,咱们自己做,想吃什么做什么!"
周刚:"可宿舍里不让做饭呀!"
东波:"谁管呀!你看看咱们楼里有多少做饭的!"
小师:"没做饭的家伙呀!要是都买也很贵吧!"
东波:"我老乡那儿新买了一煤气炉,以前的酒精炉不用了,可以借来,其它的菜刀,
案板什么的,就去旧货市场买吧."
小化:"酒精到哪儿买呀?"
东波:酒精还用买?随便找一个化学系的让他从实验室一拿不就行了吗!"
曹雷:"最关键的,谁会做呀?"
东波:"咳!不就做饭吗!我告诉你最关键的一条原则,能吃的东西放在一起炒一炒还
是能吃."
开昌:"哪能好吃的了吗!"
东波:"我是告诉你们这些不会做饭的人,我自然是高手了,不瞒你们说,我小学一年
级,就会做饭了!"
建潮:"是会做方便面吗?"
东波:"瞧不起人.正经的墨西哥风味烤玉米,特好吃!"
曹雷:"真的?你还会这个,我还没吃过呢!"
老庞:"听他瞎吹吧,就是在人家地里偷完玉米,直接用火烤了,我没上小学就会,我
还烤过白薯,烤过刺猬呢!"
东波:"没看出来,老庞小时候原来也好个劫富济贫."
曹雷:"那明天就做吧!听起来挺好玩的!"
东波:"明天上午就去准备东西!"
大家:"ok!"

---第二天中午;大家端着饭盆整齐的坐在桌子旁
东波从火上端下一锅热气腾腾的面条大声的:"开饭了!"
曹雷咽一口口水:"看着真不错,这是什么呀!"
东波:"正宗老王家祖传的热汤面,传男不传女!"
老庞小声的:"是,闺女不学也会!"
大家纷纷盛面
东波笑眯眯的注视着大家:"好吃不!"
大家狂吃,根本顾不上说话
曹雷最先吃完一碗:"好吃,真不错!还有吗?"
东波:"没了!我低估了大家的战斗能力!"
周刚吃完放下饭盆:"真没想到,东波还有这一手!"
开昌嘴里满满的:"比食堂的强!".
东波假装不好意思的:"太过奖了!"
小化:"还挺便宜的,每个人才1块钱."
小师:"以后就东波做饭吧,其它事情我们替你做了!"
东波仗义的:"什么替不替的,其实我是真喜欢做饭,在家我妈老嫌我做得不好,大家
能给我个机会,我就特高兴."

---几天后的中午;大家端着饭盆整齐的坐在桌子旁
东波从火上端下一锅热气腾腾的面条大声的:"开饭了!"
开昌看着一锅面条后悔的:"我越吃越觉得食堂的饭真的不错,以前真是身在福中不
知福."
曹雷想吐的捂着嘴:"东波,你饶了我吧!这几天没别的,一天两顿就这一样,再好吃也
受不了呀!"
小师:"就是,你也换点东西呀!"
东波很急的:"怎么没换,怎么没换,要不怎么说你们的嘴不行呢!我前两天用的都是
2毛5一斤的白菜,切成块,这两天用的都是3毛一斤的,切成条!"
小化:"我们是说换点别的样式!"
大家点头
东波:"行,今晚上来顿大餐."
大家欢呼
东波:"可这锅面条不能浪费呀!"
曹雷:"没事,看我的."说着打开宿舍门,站到门口.
曹雷:"呦,老徐,还亲自打饭呀!"
老徐高兴的:"是呀,咱们宿舍可没人做饭哪!"
曹雷:"打的什么呀?"
老徐:"今天改善一下,打了个鱼香肉!"
曹雷:"来,进来坐一坐吗."
(老徐端着上有两个雪白大馒头的饭盆被曹雷强行拉入)
老徐假客气的:"呦,做的面条,真不错!"
东波:"来,尝尝!"
老徐:"不了,不了!"
大家的眼睛一直紧紧盯着老徐的饭盆:"尝尝吧!"硬是把老徐拉了过去,把饭盆抢了
下来
东波:"你看看这白菜,3毛一斤的,你再看看这刀功..."
(老徐无奈的听东波讲面条,这边大家迅速消灭了老徐的午饭)
老徐转过头:"我的饭呢!"
曹雷嘴里满是东西,吱吱噎噎的:"什么呀,什么饭呀?没看见."
大家:"没看见!没看见!"
小化:"老徐,你别着急,再找找!"
老徐气愤的:"113,你们给我记住了!"说完拿起空饭盆要走,走到门口又折回来,盛了
一碗面条.
(半个小时后,大家躺在床上剔牙)
曹雷:"真不错!杨波明的炒鸡蛋真不错!"
小师:"还是老徐的鱼香肉好吃!"
小化:"杨帆的茄子你们吃的也太快了,我就擦了一下勺,转眼就没了,是跟魔术是的,
怪不得杨帆,伟华到现在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
大家笑
建潮:"我可就吃了个半饱,就等着咱们的大餐呢!"
老庞:"是呀!东波,大家对你的期望很高呀!"
东波:"你们放心,我不会辜负大家的,我现在就去准备!"

---晚上,东波一个人在做饭,大家在旁边仔细的观看;
(油热了,东波把菜到了进去,"呲啦"一声响,冒出一股清烟;此时,有人敲门)
大家不耐烦的:"谁呀?"
门外传来管理员庞老太太的声音:"我,113是不是在做饭呀!"
(大家匆忙收拾东西,把炉子放到床下,狂吹屋里的烟,去开门)
庞老太太入:"113宿舍,知道不知道宿舍里不让做饭?"
曹雷:"没有呀!我们没做饭!"
庞老太太:"没做饭,那个徐守军怎么平白无故说你们做饭呀?"
小化:"他诬陷好人!"
(庞老太太边说边学莫,看到了桌上的土豆,胡萝卜,肉)
庞老太太愤怒的一指桌上的东西:"诬陷?这都是什么呀?"
东波:"这都是生吃的."说着拿起一个胡萝卜咬了一口
庞老太太指着肉:"这也是生吃的?"
东波极不情愿的拿起一块生肉咬了一口
庞老太太看的十分新奇,又指着鱼说:"这个呢?"
东波极不情愿的拿起鱼咬了一口
庞老太太:"看来徐守军是冤枉你们了!"转身离去
在出门的时候拉着东波的手语重心长的说:"我们一定会尊重各位同学的饮食习惯,
但是生吃一定要注意卫生,要洗干净!"

---半小时候,大家狼吞虎咽的吃着,东波坐在床上发呆
曹雷:"不错不错,东波手艺真不错!"
开昌:"还是自己做饭好!"
小师看到东波坐在床上:"东波,一起来吃呀!"
东波呆呆的:"我不饿,我刚才吃了!"
小化:"你没事吧?"
东波:"没事,生猪肉真好吃,就是不知道人肉好吃吗?"
说着向大家扑来,大家尖叫着四散奔逃





本集完

2007年3月18日星期日

世界真小啊

有一天中午午休的时候,给Milly打电话,一边打电话一边在写字楼下乱转。无意中发现,居然写字楼另一面就是广东Linux技术服务中心。想想前段时间经常在网上看到的各位,原来离自己这么近,世界真小啊。

关于《C&P》这本书

为什么要写这样一本书?

当然,我可以理直气壮的说,我想赚些稿费(笑)。不过,要想赚钱,写作实在不是一个直接有效的方法。对我来说,写一本关于Python的书,是长久以来的心愿。而当我深入到Python与C/C++的混合开发领域,惊觉这方面的书竟然一本也找不到。

在与bug奋斗的日子里,我在想,既然没有人做,那么我就写一本介绍C/C++与Python结合开发的书吧。

C是一门高效的编程语言,C++是一门强大的语言,相比它们的强大和高效,Python是一门简单易学,容易使用,资源丰富,结构完备,但相对比较低效的脚本语言,双方取长补短的话,可以达到理想的平衡。难得的是,Python与C语言有良好的接口。我们可以用C语言编写Python的扩展模块,在Python代码中像普通的Python字节码包一样加载和调用,以此实现Python程序的性能优化。另一方面,也可以在C代码中嵌入Python虚拟机, 将它做为一个运行时的C框架来使用。这种优秀的结合能力加上C++的代码抽象能力,将C/C++语言与Python的结合简化到了一个很容易接受的程度。这得益于boost和swig等优秀的工具库对Python的有力支持。而我在这本书中,也着重介绍通过工具库(主要是boost::python)来实现混合开发。这本书定位于如何在C/C++中混入Python技术,而不是Python虚拟机的运行原理,这方面据我所知,国内也有一位专家正在撰写相关的书籍,而且会在本书面世之前与大家见面。

为什么这本书拖延这么久?

说起这个话题,我很惭愧,自元旦以后,我到现在才有一些比较整块的时间继续写作。中间这三个月,主要是搬家占用了太多的时间。再加上我决定改用ubuntu linux做为写作平台,这也占用了一些时间。但是今后我将会保持一个稳定的写作速度。

为什么要用windows之外的平台?

其实,我的本职工作是一个VC程序员。本书中所使用的代码,基本上都可以通用于windows和linux平台。我使用ubuntu linux做为本书的环境,最重要的原因,是希望可以摆脱盗版软件的问题。这么多年来,因为各种原因,我不得不使用各种各样的盗版软件。无论有什么样的理由,现在是时候甩开它们了。Python本身是一个开源技术,我不希望在这本书中满是各类破解软件的截图和使用说明,这对于秉承OpenSource精神发明和推广Python、Boost等技术的大师们,是一种不敬。

另一方面,做为有10年VC使用经历的我,深刻感觉IDE是一把双刃剑。VC并非不好,对于软件开发工作,好的IDE绝对可以大大提高生产力,而VC也的确可以达到这个目标。但是对于学习者,知其然且知其所以然,方能游刃有余。这里我也不会刻意使用过于简陋的工具,更不会强制读者使用这样的东西。但是我希望能够通过使用手动或者不那么“自动化”的工具,可以帮助大家了解代码之下的来龙去脉。所以我使用了GNU体系的开发工具,并且使用Emacs之类的编辑器来编写代码。这样的工具也一样可以有助于我们编写代码,但是它们不会影响我们了解底层的编译和调试过程。

Ubuntu Linux 6.10内置的Python是2.4,这给我带来了一些麻烦,但是我还是决定使用Python2.5做为主要的Python版本。很简单的原因——成书也需要时间,等到这本书面世,恐怕Python2.5已经成为主流的Python版本,到那个时间,再介绍Python2.4的内容,恐怕读者会有过时之感。

实际上,这可以说是一个假像,Python2.4到2.5的改进主要在在语言和VM效率方面,而Python API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何况我们使用封装工具库来工作,这就将版本差异给混合开发带来的差异降到了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使用Python2.4甚至2.3的读者,都可以从这本书中找到对您有价值的内容。

技术的使用和选择,基于什么样的标准?

当然,每个操作系统都会有些自己的特产。不过,我们的讨论重点是与Python有关的混合开发技术,而不是操作系统的优劣,所以我尽可能使用跨平台的框架和技术。比如,在windows上,gcc/g++的表现并不见得就好过vc,但是前者有mingw和cygwin,vc却没有*nix实现。这方面,显然g++胜出。GUI框架的选择也是如此,选择wxWidgets,并非因为它的功能优于GTK或QT,甚至是WTL等,只是因为它是最容易使用,兼容性最好的GUI框架,在c++和Python上都有不错的表现。

编译工具方面,我本来准备使用make,但是在比较之后,我决定使用scons,这是一个使用Python脚本的编译工具。著名的3D软件Blender,就使用scons编译。相比make,对于Python使用者更容易上手。相信在国内,没有学习过make的C++程序员不在少数:),如果在同一个起步点上,Python语言更有学习趣味。而有makefile脚本经验的程序员,学习scons也不会是一件有任何难度的事。

我在本书中使用Emacs为主要的编码工具,这是因为近一段时间来,我业余时间使用最多的就是Emacs,它可以保证我用一套工具完成包括C++、Python以及其它多种编程语言的使用。但是,这不等于读者也一定要使用Emacs,我们介绍的是如何实现软件,不是如何使用编码的环境。您可以使用VI,也可以使用VC或Eclipse来编写同样的代码。这可以说是无IDE编码的一个优点。

2007年3月14日星期三

Ubuntu,我来了

终于,终于我开始了我的linux生涯。说真的,我不知道怎么向大家解释我现在的激动心情。第一是激动,看到ubuntu漂亮简洁的桌面,感觉比Windows好太多了(蜜豆同学比较喜欢华丽风格的,我决定以后装个3D的KDE给她看看)。第二是感觉安装软件比以前舒服多了。无论是新立得,还是直接down源码包来make,都比windows下舒服多了。做为一个几乎没有Linux经验的新用户,我并不觉得有什么不适应。
现在,我在Ubuntu上写程序,写文章,写书,写blog,上网聊天,快乐的生活。
别了,“未授权”的Windows!

2007年2月4日星期日

儿童房的装修

忘了开头是怎样,跟蜜豆聊起儿童房的装修。
我:嗯,以后小孩子的房间么,要装得可爱些,男孩可以用浅蓝色,女孩可以用粉红色。
蜜豆:如果是龙凤胎怎么办?
我:简单,一个房子做俩门儿,一个粉红的,一个天蓝的。粉红色的上面挂个牌子,Lady;天蓝色那个是Gentleman。里面用粉蓝两色磁砖镶面……一边儿一个小木格分开住……
被暴打……

2007年1月16日星期二

那些无法阻挡的感动

昨天下午,无心工作的时候,在豆瓣上看到了《九色鹿》、《雪孩子》……
我看到这些老动画的名字,回忆无可阻挡的泛起。慢慢的再也无法忍受,就这么在办公室里泪流满面。如果不是机器突然死掉,我不知道如何解脱出来。
  以后,谁还会用这样的心思,给我的孩子去讲那些属于我们的故事,那些中国的,那些艺术,那些在我们的血脉中艰难而顽强的传承下来的美好。
  那些,可以感动一个孩子,在他的余生,不断的用记忆唤回他蒙尘的心,让他重新泪流满面的故事。

2007年1月7日星期日

那些伴随我们成长的好故事

昨天蜜豆在打印论文的时候,我在大利嘉下面的影像超市里乱转,意外的看到了很多的老动画。《九色鹿》、《小蝌蚪找妈妈》、《大闹天宫》、《哪吒闹海》、《天书奇谭》……
我还记得那个时候晚上的天津电视台的卡通片时间总是被无数的广告拖后(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省级电视台搞这么没信誉的事情真是太恶心了,垄断带来的恶果啊),而且放的大多数是一些长篇连续卡通,几乎那个档的卡通完全都是进口货。其实我最喜欢的还是早上十点左右的另一档卡通片时间。只是也同样没有时间保证。而且,往往只能看多半部,就被后面的节目给顶掉了。我就这样残缺不全的看了那些让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好卡通。
先写到这里吧,一时也不知道该讲什么,我想,总有一天我会把它们都搬回家~~~

2007年1月1日星期一

吃橙子

“这种橙子跟昨天的比,你觉得哪种好吃?”蜜豆问我。
我想了想,“昨天的比较酸,也比较甜;今天的果肉更细嫩,不过不管酸味还是甜味都淡一些。”
“那你更喜欢哪一种?”
“嗯,好像今天这种更女性化一些……”
蜜豆继续问:“你喜欢昨天那种?”
我很诚恳的说:“我喜欢吃苹果。”
被暴打……

RAD风格的微波炉

“您看,只要选中您要烹调的食物种类,输入重量,它就会自动设定时间和火力。”售货员笑容可掬。
“那么,我自已不能调火力大小和时间?”大概他没有看出我一脸的莫名惊诧。
“为什么需要自己调呢?系统不是已经帮您调好了么?”
“这么先进的微波炉难道不能自己调控?”
“您不需要自己调控,您看,系统已经帮您设定好了各种食物的烹调方案……”
“这微波炉让我想起JAVA。”我丢下一句想来会让他莫名惊诧的话,走了。
我想,应该是这位售货员并不了解他所推销的产品吧。世上怎么会有如此荒诞的微波炉?装一杯米倒进锅里的时候,我可从来没想过它应该有多重。何况我怎么知道设定好的火候就适合我?难道我不能喜欢吃更嫩一点的牛排,更烂一点的粥?如果有一天我来了兴致,想要用微波炉煮佛跳墙呢?
其实,我们做程序员的,倒经常遇到这种智能微波炉式的开发技术,给出大量看似很厉害的功能,却根本不管这是不是我想要的。很BT的是,大群人还沉醉于其中,认为这个世界本来就该是这个样子……
公平的说,智能微波炉式的困境,不止在Java领域才有,VB6就是一个典型的智能微波炉。而在Java领域,也有大量好用的东西。我当时脱口而出的那句话,只不过是一个反Java人士惯有的偏见,请无视……

再次搬家,泪流……

虽然说已经在原来的blogger上有了几篇文章,但是思前想后,还是咬咬牙搬家了。单点登录对我还是有很大诱惑的。为什么Google不提供一个帐户迁移或合并的服务呢……